END:回顾香港“铺王”波叔去世留下800亿:两任太太5个儿子,加1个私生子

“香港有几个亿~十个亿的人,可以从中环排队排到铜锣湾,好几公里。”

2001年的时候,香港永伦集团主席伦志炎先生如此讲。

也就是说,香港资产几个亿到10个亿的人,已经可以排好几公里了,有点数不清了,这还是2001年。

要知道,香港的核心地段是寸土寸金,铜锣湾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地下商铺的价格就高达一亿元。

可见,香港顶级富豪都是几百亿资产起步的。

我此前写过香港一些超级富豪家族,比如王何鸿燊家族、新世界集团郑裕彤家族、霍英东家族、做土烟发家的利家,等等,

今天我打算写写香港有名的铺王“波叔”家族。

他的婚姻相对来说比较简单,只有两位太太,而且不是大房二房的关系,第二任太太是离婚后再娶的。

两个太太一共生了5个儿子,不过他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。

邓成波在香港被尊称为“波叔”,是香港排名前三的“商铺大王”,他名下拥有数百个商铺和办公室,价值超过700亿元。

2021年2月25日,邓成波以47.5亿美元财富位列《2021福布斯中国香港富豪榜》第19位,

在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》排名第608位。

47.5亿美元显然是被低估的。因为波叔的资产以物业为主,物业的价格升升跌跌,而且在物业之外,他还有酒店、饮食、银龄等产业。

根据邓成波家族旗下的陛域集团曾经公开表示,波叔总资产至少有800亿。

800亿!霍英东去世时留下的家产大约在300亿,当然后来应该也升值了不少,但霍英东家族近些年一直没有登上福布斯财富榜。

邓成波儿时家境很普通,并不富裕,他是学徒出身。

上世纪60年代左右,香港经济开始飞速发展,邓成波通过售卖霓虹灯牌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

邓成波1933年生于广东佛山南海,儿时的家境并不富裕,读书成绩也不咋地,读完初中后,他就没再读书了。

但他头脑很灵活,也很勤快,他决定去当学徒学门手艺,最初他当了一名电灯学徒。

五十年代,香港经济开始腾飞,各种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,每家店铺为了招揽生意,都需要做霓虹灯招牌,邓成波到了一家霓虹灯店铺当学徒。

CZ回顾2022年:过去一年造访33国,Binance任何时间都有100%储备金:12月28日消息,Binance 首席执行官 CZ 近期回答社区提问并回顾了即将过去的 2022 年。CZ 首先特别澄清自己肯定不是中本聪,他透露自己在过去一年中造访了 33 个国家和当地监管机构。CZ 还表示,即使所有用户同时发起提款 Binance 也不会破产,Binance 每一个加密货币在任何时间点都有 100% 储备金,所以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取现。

在谈到如何规避类似 FTX 的风险时,CZ 称 Binance 首先要确保不会陷入 FTX 那种境地,任何人转移数十亿美元用户资金都无法进行风控,永远不要触碰用户的东西,保持公开透明,不要走捷径。[2022/12/28 22:12:26]

在霓虹灯店铺当学徒期间,他非常好学,也很能吃苦,老板很赏识他。

他掌握了公司的所有业务流程,包括与客户洽谈,沟通价格等。

1959年,邓成波摸清了门道,觉得时机成熟,于是自立门户。

他在香港深水埗区长沙湾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店,门面不大,主营“霓虹灯光管招牌”的定制因为当时需求很大,所以刚开业,生意就非常兴隆。

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到了六十年代末,邓成波已经赚了不少钱。

霓虹灯的制作其实工艺并不复杂,投入的成本也不高,但售价也不菲,商家为了让自己的店铺更加夺目、更加吸引人,也愿意花高价,也不在乎多花点钱在这方面,所以利润相当高。

邓成波的第一桶金就是这么来的。

和李嘉诚、霍英东、刘銮雄等香港超级富豪一样,他在实业方面赚了钱后,瞄准了地产业的蓬勃发展。

预计以后香港的地产将有很大的升值空间,于是,决定投资房地产。

他没有向李嘉诚、刘銮雄那样成立置业公司,自己买地皮开发楼盘,他只炒商铺,也就是炒楼花。

这便是他的精明之处,他用开店攒下的本钱,在香港楼市低潮期,买入了大量的商铺,开始了“炒卖商铺”。

邓成波是天生的精明商人,他并不是随便买一些商铺放在那里不管,

他非常勤奋,他每天穿梭在香港各个街区间,研究香港各区的商铺市场,研究哪些地段的商铺回报率高,然后将回报率低的商铺脱手,看到有潜力地段的商铺,他会很果断的买入。

三箭资本创始人:前代币CEX有一天也会有回顾性的奖励:金色财经报道,三箭资本创始人Zhu Su发推称,如果我们正在进入用户拥有的代币经济,那么理所当然地,前代币CEX有一天也会有回顾性的奖励。[2021/9/18 23:34:21]

到了90年代,邓成波手上已囤了价值逾70亿元的商铺。

1997年,亚洲金融风暴波及香港,邓成波也深受影响。

在这之前,他对香港楼市非常乐观,用了杠杆,向银行大量借贷,入手了大量商铺。

为什么他要用杠杆呢?举个例子,本来他有1个亿,如果不向银行借贷,他只能买入10套商铺,但是如果用了杠杆,他只需要出20%的本金,银行给他贷款余下的80%,他就可以买入50套商铺了。

50套商铺一起升值,他赚得肯定比买10套商铺赚得多。

当然,这种假设是建立在铺面全都升值比较多的情况下,因为向银行借贷也是有成本的,升值的金额必须大过向银行借贷的成本。

90年代,波叔就已经有70亿的资产,当时的他野心勃勃,决定将企业打造成上市公司。

1991年,邓成波花了6000万港元买下旺角奶路“豪门酒楼”,他买下来后,花了几个月将酒楼重新改造装修,变为拥有三层楼的旺角电脑中心,当年年底开业,最高峰时每个月可收取租金280万元,资金回报率大大超过开餐厅的回报。

类似的投资案例很多,他看地产的眼光可谓是辣。

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突然席卷香港,楼价暴跌,邓成波损失惨重:

他的上市美梦瞬间破灭,

而且还背负了超过40亿的债务。

当时邓成波64岁,但他非常冷静,靠着多年积累的信誉,以及积攒的人脉,加上他果断脱手了潜力相对较低的商铺用来还清债务,利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筹集了30亿的资金填补空缺,逃过一劫。

但这次教训,让他深深明白楼市一个硬道理,那就是:核心地段的物业虽然昂贵,但抗跌。

此后,他入手的物业很多都位于核心地段。

1999年,他趁着楼市低谷,再次向银团贷款,抄底买入大量优质地段的写字楼、商铺。

Filecoin回顾12月网络中断事件 称已进行相关改进并降低风险:1月15日,Filecoin发文回顾此前12月Filecoin网络短时中断事件称,当前多个团队已经开始事后分析的编写和执行,以确定actors/lotus的测试覆盖范围,以及网络基础设施、通信警报等其他改进,以降低问题再次发生的可能性。2020年12月20日消息,Filecoin网络曾经历短时链上中断,随后逐步恢复[2021/1/17 16:22:26]

2000年后,香港楼市逐渐回暖,工商铺的价格不断走高,邓成波的身家也水涨船高。

在2010年他看到政府推行工厦政策,借此机会,又东山再起。

如今,他的升域集团旗下不单有730亿港元的不动产,还布局了餐厅、连锁酒店、医疗等多个领域,已成为一家综合性的商业集团。

两任太太、5个儿子

1960年,邓成波和第一任老婆结婚,婚后生下了三个儿子,分别是:

长子邓耀宗、次子邓耀文、三子邓耀辉

上世纪80年代,邓成波认识了叶少萍后,与结发妻子离婚,前妻离婚后移居美国。

他与叶少萍育有二子,分别为:

大儿子邓耀邦、小儿子邓耀昇。

30多年来,他与年轻较多的叶少萍生活在一起。

叶少萍最小的儿子邓耀昇出生于1986年,他最受父母的宠爱,他长得很阳光帅气,情商也很高。曾经到国外留学,毕业于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,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。

陞域集团主席邓耀升

留学回来后,就被当作家族接班人培养。

邓成波是靠买商铺,炒商铺起家,成为了百亿富豪,在他80多岁时候,他开始考虑退休,将家业交给了自己的五儿子邓耀昇打理。

因为此前邓成波主要靠收租来赚钱,他担心后代会无所事事,选择躺平,只会享受生活,

在邓成波的安排下,父子二人还经营一些实业生意,比如婚庆公司,开餐厅。

还入主了创业板小型上市公司易通讯,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“松龄护老”的控股权。

2013年,邓耀昇2013年开始接手家族生意,此时他才27岁,可谓是相当年轻。

Block.one发文回顾近期EOSIO版本更新:Block.one近日发布EOSIO版本最近更新回顾,并表示将在发布最新版本的同时,对早期版本进行各种 Bug修复和稳定性更新补丁。

1. EOSIO-explorer v1.2.0:2020年5月5日,发布eosio-explorer v1.2.0,并将其更新为EOSIO v 2.0.5。

2. EOSIO v 2.0.5:2020年4月21日,发布EOSIO v 2.0.5。此版本中的更新包括安全性,稳定性和其他更改。

3. EOSIO-swift v0.4.0:2020年4月14日,发布 eosio-swift v0.4.0。

4. Elemental Battles(元素之战):2020年4月27日,发布Elemental Battles v1.1.12,并将其更新为 EOSIO v 2.0.5。(MEET.ONE)[2020/6/18]

这年,他用自己的英文名字注册了陞域集团。

据官网介绍,邓耀升平常除了经营自家生意外,还时不时在报纸及刊物发表一些关于财经和青年创业的文章,算是一个很有内涵、很有文化底蕴的老板,毕竟他在国外读了硕士的。

陞域集团业务领域非常多元化,不再仅限于收租:

包括:房地产投资及管理、酒店及餐饮服务、

以及通讯服务、金融服务,

还有社会创新业务推动的安老服务及创业创新平台。

据介绍,旗下营运的品牌超过40个,集团员工已经超过2000人。

从上可以看出,邓耀昇刚接手后,他就不想沿袭父亲的老路,单纯做一个“铺王”,他更想做的是酒店大亨,所以才成立了陞域集团,打造多元化的业务。

这让集团更加高大上,也让他这个老板显得更有实力。

但多元化,对经营管理能力要求很高,如果没操盘好,很容易拖累核心业务的利润率。

邓成波与邓耀昇

邓耀昇说到底还是比较年轻,他的预判能力还是稍微差一点,运气也不好,

2017年他开始收购酒店,2019年就遭遇到了香港大环境的不稳定因素影响,之后又遭遇疫情,多重因素的影响下,香港酒店业哀嚎声一片。

金色财经历史回顾 2011年4月12日 首份比特币看跌期权合同卖出:在历史上的2011年4月12日,首份比特币看跌期权合同,在bitcoin-otc(场外交易)上卖出。在当时比特币的价格为0.819美元一枚,2011年4月12日对于比特币而言,是疯狂币价上涨的开端,比特币价格在经过不到两个月的暴涨,直到在2011年6月9日从0.8美元作用达到29.415美元的最顶峰,随后在2011年6月12日出现腰斩,跌至16美元左右。[2018/4/12]

从2017年开始,邓耀昇就已经收购酒店,以及买入多块地皮,打算转型。

由于扩张速度过快、过猛,前后借贷了百亿,而这也将自家推向了风险的悬崖。

目前该集团旗下持有的酒店达14栋,共有客房3300个。

但很不幸,2020年开始,香港就遭遇疫情,到香港旅游的人剧减,酒店业的发展陷入困境,为了挽救酒店业绩,邓耀昇旗下的酒店即使是降价,各种促销活动,依然入住的人寥寥无几,。

另外还有大量收购之后来不及装修就被丢空的酒店,每个月的亏损不计其数。

邓成波一直在拼命贷款买商铺——他在4年的时间密集买入了市值266亿的工商铺!

而小儿子邓耀昇又以邓成波公司的名义贷款收购酒店,于是就出现了双重入不敷出的惨况,

也就是说邓成波每个月要还买商铺的巨额贷款,而邓耀昇要支付收购的酒店的贷款,再加上借贷的利息也比较高,最高达10.5厘,这一些让邓家有点踹不过气来。

于是,只能采取密集套现的方式。

从2020年10月开始,邓成波家族已经开始频繁地卖出价值高的物业。

半年的时间已经卖掉15个物业,套现将近20亿。单单2021年的前两个月,就已经卖掉12个物业,套现10亿!

邓家卖出的铺面

如此急于脱手套现,可想而知,邓家的债务压力非常大。

一方面,银行的债务和利息是刚性支出,一分不少,但受疫情影响,香港的房地产售价也之前有下滑,急于抛售,只能以低价甚至是赔本价卖出。

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,向银行借贷本来就是个双刃剑,行情好的时候,可以让他借助资本的力量腾飞,大赚特赚,体验赚钱真容易的酸爽感,

行情不好的时候,借贷就如一座大山,压得你透不过气来。

那么,有人问:不卖楼套现,行不行?和银行申请延期还款。

那等来的就是金融官司。

2021年1月,邓成波父子已经收到银行发出的追款传票。

等待市场复苏,似乎也遥遥无期,银行毕竟不是慈善机构,银行贷款给你,就是为了赚钱,一旦还款出现延期,就会对你的信用评分降低,然后要求更多的抵押物。

对于邓家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,邓成波的第二任妻子叶少萍也没有坐等旁观,没办法,目前的危机一大部分也是自己的小儿子造成的。

在很多富豪家族,多数是大儿子来继承家业,但邓成波是将自己的家业交给最小的儿子来打理。

至于他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,外界就不太清楚。总之,除了私生子外,他还有5个儿子,要在5个里面,挑出一个继承人,也不太容易。

霍英东当时是将家业交给原配的三个儿子打理。

每个儿子负责的板块不同,各有侧重点,分工不分家。

叶少萍为了帮助邓家度过难关,她以私人名义向银行借贷了750万,之后又将供满的保单进行套现300万。

将保单套现的时候,需要叶少萍提供收入证明。

叶少萍为了获得套现金额多一些,将收入证明开得比较高,而业界都知道,她自从结婚后,在家族内部没有担任什么要职,只是挂名而已,她主要是在家相夫教子。

当时,她的收入证明还一度涉嫌造假,不过最后还是套现了300万。

但在金融行业引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反响。

对于邓家疫情期间出现的困境,八十好几的邓成波也是火烧眉毛,尽量想办法解决。

毕竟姜是老的辣,他在香港这么多年,还是有一些人脉的。

但他向银行借款的金额不是小数目,一般富豪估计也是爱莫能助,再说,香港的超级富豪们,日子在疫情期间都不太好过。

2017年,邓耀昇要转型成为酒店大亨的时候,邓成波当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

“我辛苦一辈子存下来的钱,还不是留给儿子的?

儿子这么大了,他决定怎么发展,怎么打理家业,他自有想法,我该退下来了。”

他还说:既然退下来了,就要相信接班人的能力。

但没想,刚过了几年,他就不得不亲自出山,解决小儿子过度扩张带来的后遗症。

但直到2021年5月14日,波叔离世时,邓家的财政危机依然没有解决。

而邓成波与前妻生的三个儿子,各有自己的领域:

次子邓耀文,目前在打理地产生意。

第三子邓耀辉,上世纪90年代开始开始从事眼镜业批发生意,后来自创了品牌。

他后来一直经营眼镜生意,旗下拥有“爱视美”、“尊贵视力”两个眼镜品牌。

长子比较低调,极少露面,估计是定居国外,乐当收租公,在国外享受生活。

二房的长子邓耀邦,在广州读中医,还获得了博士学位。

学医的他,这几年来不再行医,而是涉足地产生意,但平时很低调。

2021年5月14日,邓成波在香港养和医院安然去世,享年88岁。

他的第六个儿子邓耀鸿,因身份问题,没有出席出席父亲的追思会。

但追思会上,邓耀鸿的花圈被摆放在5位儿子之后,这已表明,邓家已经接纳了他,明确了他的继承人的身份。

据香港周刊透露,邓成波“三太”名叫徐玥,两人当年在酒楼邂逅,邓成波看上了比他年轻30来岁的徐玥。

之后他出钱给三太开美容中心,邓成波67岁那年,徐玥给他生下一个儿子,

邓成波去世时,邓耀鸿21岁,他的小学中学都在香港读,后来考入美国纽约大学。

邓成波在离世前,应该有交代太太与5个儿子,他还另外有一个儿子。所以,太太与5个儿子,都认可了邓耀鸿有继承权。

但波叔在生前,没有定遗嘱,这导致家产如何分配,存在很大的变数。

但很可能波叔生前成立了家族信托基金,如此既可以避税,有可以让家产在他离世后不至于立刻分割。

波叔虽然离世了,但邓家所欠的债务,并不会随着波叔的离世少一分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只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。

波叔刚离世,邓家就加快了抛售波叔名下物业的步伐,每隔几日都有交易记录。

根据邓成波家族拟定的物业放售名单,其中有多达40个总值超过40亿的物业将被出售,

仅仅是6月1日这一天,就有四个物业被放售,套现了4.13亿,

在波叔离世后半个月来,他的家族累积卖掉了十个大型物业,直接套现逾9亿。

按理说,在邓成波下葬之前,他的后代不应该如此大动作抛售他留下来的产业,因为这很容易被外界视作是急着分身家。

但银行的债务那么沉重,而且逼得很紧,不抛售邓成波留下的物业,怎么解决公司的财政问题?他们也是迫不得已,他们邓家曾经享受到了银行借贷带来的超级财富,那么,在如今低迷期,也要承担相应的压力。

所谓,此一时,彼一时。

有句话是:富不过三代,邓成波家族如今还只是第二代,就面临着如此严峻的问题。

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强,香港的地理位置,以及它在贸易、金融等各方面的优势,决定香港的物业价值也不会低到哪里去,只是复苏需要时间而已。

毕竟,内地的地产价格也摆在那里,香港对于很多富豪还是很有吸引力的,不少内地富人为了在香港的优质教育,贸易方面的便利,以及护照全球通用,也会选择在香港投资物业。

其实,不仅是邓家的资产受疫情的影响,很多香港富豪的资产都受到影响。

比如,刘銮雄旗下的华人置业,市值蒸发了上百亿,

何鸿燊家族的业也是损失惨重,内地游客去澳门的人数剧减。

总之,邓家从一个学徒,扶摇直上,变成楼王,也是相当不简单的。

800亿的家产,即使减值一些,也还是有几百亿,5个儿子,加一个私生子,每个人足以分100多亿,也是非常可观的,不是普通人所能企及的。

这就是香港楼市带给少数家族的超级财富,但是更多的普通香港人,则面临着高额的房价,背负着沉重的房贷。

香港的社会贫富差距比内地大很多。

END,既然都看到这里了,就点个赞吧。谢谢你的支持!

郑重声明: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 多谢。

金星链

[0:15ms0-0:582ms